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方振宁答“长城脚下的公社”是否前卫?

2002-09-24 01:16 2002年第31期
有人认为“长城脚下的公社”的实验建筑非常前卫,然而也有人认为在建筑理念上不够前卫。

隈研吾“竹屋”的内部

方振宁:建筑评论家

有人认为“长城脚下的公社”的实验建筑非常前卫,然而也有人认为在建筑理念上不够前卫。

说实话,当初记者在网上看到“长城下的公社”最早提出“收藏建筑艺术”这一口号时就吓了一跳,佩服这一概念的提出,然而也对它是否会成为实验建筑的博物馆持怀疑态度。这种怀疑是基于中国那时还缺少我们所期待的文化建筑出现的环境。这些混合亚洲建筑军团到底能够做出什么样的建筑,我想许多人会像我一样持观望态度。然而又像世界上所有的事物不可预料一样,“公社”的建设和最终结果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亚洲建筑非常另类的存在。

首先我们要讨论他究竟前卫在什么地方?当然在讨论这个问题时,不能只局限在建筑的造型方面,也不能以单项身份去和欧美数字化建筑以及虚拟建筑相比。首先这是一个发生在中国的建筑项目,虽然中国有着世界第一的建造量,但有哪些文化建筑或者纯粹建筑受到世界注目?自从包豪斯诞生以来,建筑就被称为是综合艺术的象征,而不只是解决居住的功能问题,纯粹建筑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美学意识和人对精神的渴望。“公社”的诞生就是对那些商气横行的建设现状的反叛,是新生建筑样式抗衡美现代主义流行样式的尝试。

就像我们认识“文革”一样,虽然它为中国带来许多灾难,但是“文革”的一个重要概念无法否认 — 那就是企图在文化观念上进行革命。这场革命所焕发出来的能量似乎没有结束,我以为“公社”是中国建筑长征的开始,这就是所谓建筑理念上的前卫。

这次阪茂开发了完全是竹子结构的房子,并且把这种新的竹制合板技术在全世界申请了专利。同样,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香港建筑家张智强“手提箱”的住宅概念,他的设计对现在那种典型的住宅形象提出全面怀疑,建成效果超出人们的想象。

韩国建筑家承孝相将已经感觉非常酷的钢筋混凝土盒子,整个用铁板做外装,其手法有些跟人家学的,然而那不是直接照搬,而是把瑞士建筑家赫佐格和德穆龙(Herzog&Meuron)发明的建造语汇中最强的部分加以光大,让人着实佩服承孝相的锐眼和大胆。在20世纪的1927年,德国工作联盟曾经在德国策划了“现代实验住宅展”,共有16位建筑家受到邀请参赛,每人设计了一栋住宅,但风格基本上一致,以后对在世界上推广现代主义住宅有很大影响。然而“公社”让我们看到相当复杂的亚洲当代建筑文化背景,来自七个国家和地区的建筑家,虽然都受过本国建筑教育的经历,然而这种文化出身的多元性背景,恰恰给“公社”建筑带来意外的丰富性。这也是这些建筑价值的原因所在。

在20世纪巨匠建筑家勒·柯布西埃生涯中有一个经典故事,就是早在20世纪20年代,柯布受到一位木材工厂的老板邀请,在法国西部盛产葡萄酒的PESSAC设计集合住宅,这位年轻的老板是位文化人,他看了年轻的勒·柯布西埃写的“新精神”的文章很感动,于是让柯布到PESSAC试手,结果柯布的前卫住宅盖好之后许多年卖不出去,这家公司倒闭了。可是现在去看那些住宅仍然闪闪发光,是20世纪建筑的经典,这个故事让人非常感慨。勒·柯布西埃这些集合住宅为什么今天仍然被人们所敬佩?那是我们敬佩在那个时代柯布所具有的前卫精神,即使在建造上不那么精致,我们更注重建造的行为是否与那个时代保持精致的关系。所以精神也不是一句空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