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写给我的一位朋友

2002-09-24 20:25 作者:肥肉男 2002年第31期
而我本人,在小学阶段的作文中写过一些放学路上送残疾老大爷回家,在马路上捡到钱后千方百计寻找到失主的事。

小时候,我的一位小伙伴写过一篇作文,大意是:一天下午,他和小伙伴闲来无事,小伙伴提议去捉蝗虫,后来在烈日下捉了一下午也没捉到,他不免有些灰心丧气,于是提出回家,但小伙伴不肯,并且还讲出一些道理来鼓励他。于是两个人振作起来,捉啊捉啊,最后终于捉到了一只。在这篇作文的最后,我的小伙伴还不忘写道:小伙伴锲而不舍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这个下午我既捉了害虫,又受了教育,过得很有意义。作文就是这样。

而我本人,在小学阶段的作文中写过一些放学路上送残疾老大爷回家,在马路上捡到钱后千方百计寻找到失主的事。

毫无疑问,我们都说了假话(在作文中),但其中责任并不在我们而在我们那时所受的教育。那时的教育颇有些唱颂歌、灭杀个性之风。例如数学书上经常会有这样的应用题:光明拖拉机厂去年生产拖拉机2000台,今年还要增产50%,每台利润1000元,问今年生产多少台,利润是多少元。于是在计算的同时,我们幼小的心灵会隐隐约约感到光明拖拉机厂前景光明,祖国形势一片大好。十分不幸的是,却从来没有人问过“真的是这样的吗?”或者“生产这么多卖得出去吗?”因为那样会被老师视为不听话。同样不幸的是,时至今日,类似“光明拖拉机厂”这样的工厂,其中很多职工都已下岗了。

一种教育体系的害处,总是要完完全全地体现在它所培养出的人身上。现在的我们是什么样呢?在单位,我们对上层的决策拍手叫好,对自己的领导唯唯诺诺、点头哈腰。只要回到了家里,我们才会露出真面目,想想日后如何挣大钱、享大福,才会骂两句单位领导,才会做出符合自己意愿的举动。我们每个人都在说假话,这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从来不脸红,甚至是举起拳头宣誓时亦是如此。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似乎这样能使我们在前进时的摩擦阻力减小,我们也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正常,大家都一样。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为自己的这种状态感到悲哀。 幸运的是我还翻出了一份我的一位同学写的名为“热爱班集体”的作文,全文如下:“从小到大,我真不知道热爱班集体的动力来自何处、是什么样、值多少钱!抱歉,我不热爱班集体。”我想这篇作文有两点让人无法反驳,一是它的短小,二是它的直抒胸怀。也正是因为这最后一点,我豁然开朗了,不觉想起了我这位同学的一些颇有意思的事情,我猛然意识到,他跟我们确有难以言传的不同之处,也就是说,他是个异数,像这灰色中的红点儿。天知道这有多么可贵!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