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恐怖魔草的疯长异说

2002-09-20 14:33
7月上旬,重庆近郊长寿湖被蓝藻(水胡芦)侵袭。作为一桩环保事件,我们没理由忽视西南地区这块最大的湿地正遭遇威胁。据统计,目前我国有主要外来杂草107种(包括著名的紫茎泽兰),加上外来害虫32种和外来病原菌23种,每年给我国农林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近600亿元。

7月上旬,重庆近郊长寿湖被蓝藻(水胡芦)侵袭。作为一桩环保事件,我们没理由忽视西南地区这块最大的湿地正遭遇威胁。据统计,目前我国有主要外来杂草107种(包括著名的紫茎泽兰),加上外来害虫32种和外来病原菌23种,每年给我国农林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近600亿元。

据央视《新闻调查》称,紫茎泽兰于上世纪80年代从东南亚邻国进入我国云南,几年之内向北蔓延到四川等省,仅云南省受害面积就达2500万公顷。而在四川省凉山州,紫茎泽兰几年间就漫山遍野疯长开来,所到之处原有物种均被排挤出局,草场、牛羊、农作物均斗它不过,连拔草的人也会头晕生病,用这草垫猪圈,猪会烂蹄,用它沤肥,土壤也会慢慢中毒,一句话,凉山州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生态灾难。问题还在于,从央视调查看,无论云南还是四川,似乎都还没有找到消灭恐怖魔草的有效办法。

作为曾在云南生活过8年的重庆知青,我知道所谓紫茎泽兰,其实就是当地老农垦们俗称的“飞机草”。在上世纪70年代初,当两万多重庆青年去云南支边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与这草打过交道,而就在我插队的西双版纳,这草无处不在,它们怎么可能是80年代才从邻国传进来的呢?据当地老农垦们的介绍:飞机草是50年代由飞机播的种才在滇南生长的,因它的习性与橡胶树相同,说白了就是能长飞机草的地方就能长橡胶树。这又缘于因西双版纳的坝子(平地)由傣人耕种,山地才归汉人垦荒,由于山地海拔垂直温差大,究竟该在海拔的哪一级才能种橡胶,当时只能采用植飞机草这一土办法。这在版纳垦区是尽人皆知的。

如果再用今天的眼光看,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滇南地区近30年的农垦开发,我们虽然获得了橡胶,但却失去了许多宝贵的生物资源,生物多样性也被蚕食或损毁,教训深刻。问题是,我们的科学工作者为什么对紫茎泽兰的起因失忆又失语呢?是怕担责任,还是怕承骂名?这就让知情人很不解——不敢正视失误,会不会再度失误?关于生态危机和生物入侵的警钟,我有这样一个比喻,即“汽油桶”说。一桶汽油摆哪里都危险,然而你不去惹它,它能惹谁?但如果有人划燃了火柴,它就可能发生冲天爆炸,那么,是谁划燃的这根火柴?搞清楚原因,是为将来。

重庆 张卫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