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城市童话

2002-09-18 16:27 作者:何冬梅 2002年第31期
这两个故事的女主角是京城里的同龄好友,两个男主角未曾谋面,但都各自经营同等规模的广告公司,只不过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天津。

这两个故事的女主角是京城里的同龄好友,两个男主角未曾谋面,但都各自经营同等规模的广告公司,只不过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天津。

1988年北京。女孩百无聊赖地坐在教室里让一帮美术学子临摹她的头像,教室里只有铅笔的沙沙声,但女孩觉得有一束亮光灼得她坐立难安,一个男孩交了白卷。终于有一天,男孩追上她说,因为你的眼睛太纯净,我无法用笔描绘只能放弃。女孩那时正迷恋琼瑶,心里兀自欢喜觉得很有烟雨朦朦的味道。两个年轻人的热情无路可走,虽然但能把握的东西太少,就抄北岛舒婷的朦胧诗安慰对方。男孩的电话总被军队大院里女孩的妈妈截住,因为没有更实质的进展,女孩又搬了家,渐渐地就没了音讯。镜头一片漆黑。十年以后,1998年北京地铁。女孩生病临时回家休息,但台里有急事必须速回,女孩为了赶时间决定坐地铁。男孩那时是个心生苔癣每天靠香烟啤酒生活的杂志美编,恹恹地拿着份足球报坐错了地铁方向。一个人要下车一个人要上车,两个人就遇上了。两个人的第三句对话就是你结婚了吗。故事的结尾像国际化通俗电影里表现的那样,公主与王子有情人终成眷属过上了幸福新生活。

1992年江南。男孩的卧室正对着一株玉兰树,这个初夏玉兰花只开了惟一的一朵。月光掠过洁白的玉兰从窗户外钻进屋里,男孩弹着吉他给女孩一首一首唱情歌。冬天了,女孩忽然觉得人好并不重要,最好要潇洒要不务正业会伺候人会假装大尾巴狼,便拒绝了他。他在她家阳台下的雪地里站了整整一夜。之后出走江南去翻唐古拉山,病得厉害让当地驻军救了,醒来就给她打电话,她冷酷而决绝。几个月后他在圆明园给江南的她打电话,依然是铁了心,她记得他最后一句话:你比八国联军还可恨。他们江南的家都在城市的拆迁改造声中消失了,然后便是十年杳无音信。2002年北京,她在单位的班车里,很无意地拧着脖子看同事手里的《京华时报》,看到用怪怪的笔名写的一篇专栏,写到地质队,忽然就想到了他,他在水文队长大。午休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打电话到编辑部,那个人果然是他,在天津。三天后他开车过来两个人在北京吃了一顿午饭,这个曾经欲望强烈的人现在连葱姜蒜都拒绝,十年后的第一眼她觉得他像个出家人,果然他公司的名字叫般若。

夜里,她梦见坐在他的车里,他说和王小波很熟,马克思在的时候他们就相识了,然后她看见穿着T恤的年轻时的王小波朝他们走来,她说不要不要别让他过来就浑身是汗地惊醒过来。第二天她赫然看到报纸的专栏里他感叹十多年前的爱情未遂以及初恋的情人,感叹面对生活我们无话可说,而她则是惊觉世事无常,怪得没有道理可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