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关于北大

2002-09-17 14:37 作者:Mpmode 2002年第30期
有时候传说比事实更加重要。就好像作为海洋的未名湖和那些水底的诗人,或者关于博雅水塔佛教渊源的一系列自行繁衍的故事。经常在北大和清华两地游荡或者参观游览的人士会有这样的感觉,尽管同样的花树掩映,但清华其实更像是被各色建筑物点化的广场;而北大,身陷在它起伏曲折的道路系统中,恐怕连心率都会被折叠起来,而且没有展开的机会。

有时候传说比事实更加重要。就好像作为海洋的未名湖和那些水底的诗人,或者关于博雅水塔佛教渊源的一系列自行繁衍的故事。经常在北大和清华两地游荡或者参观游览的人士会有这样的感觉,尽管同样的花树掩映,但清华其实更像是被各色建筑物点化的广场;而北大,身陷在它起伏曲折的道路系统中,恐怕连心率都会被折叠起来,而且没有展开的机会。

当然出路并不是完全没有。北大毕竟是有神话有传奇的地方。我不是指关于兼容并包的那个著名原则。因为有时候你会觉得,等到兼容变成了收容,而收容又再变成淤积,最后惟一能够被指望的,不过是一些不知所谓的“积淀”。我是指那些文科学生耳熟能详的英雄事迹,包括火烧赵家楼的英武行动,包括《新青年》一呼百应的风骚往事,包括死于绝望、幻想和脑溢血的诗人们,从绝望、幻想和脑溢血中生存下来的诗人和一年一度的诗人集会,以及那座远离燕园的红楼和图书馆里那些盖着名人印章的藏书。只要认同这种由神话诱发的传统,任何人就都能在一条朝向历史,不,历史性的隐秘通路上如鱼得水,自认得意,然后忘形。

1998年美国无耻摧毁驻南斯拉夫使馆之后,我跟其他同学一样在学校参加了一系列群众性活动。有一天晚上,蜡烛和口号声又逐渐在校园响亮起来,我从宿舍跟上了一支队伍,然后经过静园和二体之间的夹道,大概是要准备走出南门。但是等队伍走到三角地前面的柿子林时候,我不幸听到了一个男性外国友人跟他身边一个身份不明的女性倾吐他内心的激动:“我们正在成为历史的一部分”,然后我就跟这支队伍失去了联系。

能进入历史当然光宗耀祖,至少也能补救生活的无聊。但是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历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复制历史。而问题恰恰在于,也许历史并不需要复制。而且,这种来源于个人冲动的行为,是否真的能够担当历史的要求也是一个问题。更重要的问题在于,这种进入历史的冲动,实际上来源于北大传统的一个空缺。

根据五四传统,北大学生会被别人和自己传说成一个直接的政治活动力量,而北大则因此被看成是一个政治活动的发生地,甚至会被当成是承载政治力量的机构。也许正是出于对这种错误而且危险理解的反拨,陈平原教授才会在各种场合强调学术的重要性,孜孜不倦地重建北大的学术传统,清理它与国家的历史之间的微妙关系,北大才会强调自己作为研究型大学的定位。但是,北大可以成为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以及一流的学术准备队的训练场所,可作为大学而不是研究所,它也同样需要承担教育的责任。简单的算术就能说明这个问题。北大每年都有大批毕业生,这些人不可能都加入学术准备队;另一方面,北大也不该像工科院校或职业大学那样仅仅变成一个专业知识和技能的训练场所。但这个专业知识和技能之外的教育应该有什么内容,大学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教育责任,我觉得现在老师和学校想得都并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校园中人的行为就只能依赖过往的传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